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庭教育学院

微信公众号:家庭教育学院(jtjyxy)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师,大学英语教师,主体性家庭教育理论创立者,PIQS英语学习困难诊断技术创立者。从事教育风险与教育咨询理论研究的人士。曾在高校任教, 后任职大型跨国公司,三年海外工作经历,现再次回高校任职自诩具备高校和职场双重经历,宽广视角审视教育。 学习经历:英语专业本科、教育经济与管理硕士,国家一级学术刊物发表教育及教育管理方面的论文和译文,参编一部教育政策方面的著作《教育政策学 》。兴趣领域:中英互译、国际工程项目管理、教育发展趋势、教育风险、教育咨询理论与实践、英语教学、微观教学模式、家庭教育投资与规划。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如何看待教师的“不道德”行为  

2013-01-21 09:17:24|  分类: 教育改革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脱离实际状况特别是制度环境的道德期待容易使得我们的判断出现偏差并产生不必要也可能是毫无用处的抱怨,比如教师。我们经常笼统地讲,爱是一切教育的基础。可是,在学校教育中谁是给予爱的主体呢?在教育活动的实践层次而言,无疑是教师。但是,教师也是在一定的体制和具体的制度环境中工作和生存的,他们的言行无法逃脱体制和制度的规制,同这个体制和制度框定的架构范围太远,难免就是离经叛道,他们深知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比如,以马小平老师为典型代表的坚守教育理想的一线教师,就会在现实的教育语境下遭遇诸多挑战乃至误解。回到刚才的问题,就是如果体制和制度没有合乎逻辑和人性地为教师实施爱的行为提供切实的强制和激励的话,我们首先就不要不切实际地去期待教师或者所有的教师都能像父母一样对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们付出爱。

那么,我们先要看看,当下教师们工作着的这个体制和制度环境要求教师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才是合乎体制规制下的逻辑呢?首先,就是工作本身或者说首先是个职业,必须先剔除道德元素,否则活的太累。我们的体制和制度设计为教师规定了基本的职业能力—教书,而教书以外的任务,如爱的传递、思维的升华等等,很大程度上靠教师的自我觉悟。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下,不“道德”的教师占多数是正常的,道德感强烈并化为实际行动的教师占多数恰恰不正常了(不是被胁迫,就是被洗脑)。因为当下的制度设计仅仅为他们的基本的知识教学提供了基本的激励和保障制度,就是说教师能够完成基本的知识教学任务就已经不错了,因为体制提供给他们的东西仅仅能够使得他们做到这一步。其次,当下教育体制对教师的物质激励和经济回报相对于这个飞快发展的社会而言,正向激励作用欠佳。所以,体制本身的激励不到位的时候,人们自然就会寻找自我激励的方式。超过一半比例的教师寻求体制外的自我激励就是一个必然选项。比如,大学教师的走穴,中小学教师给辅导机构上课或者为自己班里的学生提供有偿家教和辅导,与其他社会商业机构分摊收益等等。古人讲,仓廪实而知礼节,西方人讲人首先具备经济理性。从这个意义上说,追求经济利益是人的本性基本的生存需求,是正当的利益诉求。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教师千方百计来赚钱,没什么不可以的。恰恰说明,这个群体还是正常的人,没有被洗脑而失去最基本的本能追求。如果教师都不追求经济利益了,那么就可能真的出问题了,比如文革时期的愚忠等等。那么,至于他们如何追逐经济利益,那么就看教育体制和制度设计了。如果一个宏观架构本身就有逼良为娼的嫌疑,那么就不要对某个个体提出过高的不切实际的价值期待和道德期许。我绝对没有为教师的不良行为开脱的意图,而是说现象背后的因素和逻辑更值得我们挖掘,而对背后因素的探究不仅能够让我们理性客观看待一些问题,还能为问题的解决方案探索提供一些参考。

因此,我们再也不要自欺欺人地说,大部分老师都是好(这里的好,指的是超出教师基本的知识教学任务之外的道德期待)的。如果真的那样,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了。看问题最好回到实事求是的层面,正视问题的存在 ,探究其存在的客观基础。这样,就少一些抱怨,多一份理性和现实期待,而不是漫无边际又不切实际的道德期待。

我们说当下教师不好,那么你参照的对象是什么呢?我想纵向的参照对象就是以前,就是我们身为学生的时代的教师以及历史上对教师的形象确认和宣传;还有一个就是横向的国别比较。从纵向来看,我们必须承认的事实是,历史上我们基本是个不怎么正视个体基本权利的社会,压抑了人的本性需求去满足所谓的集体秩序的需要,所谓的存天理灭人欲。制度上基本不鼓励人们为个人的基本生存利益和发展利益奋斗,比如对工商业的抑制等等。那么,对于教师,当然也不例外。以道德标签抵偿人性的本质需要,抬高了所谓的道德期待。而我们这代父母做学生的时候,我们改革开放可能时间不长,对个人特别是教师群体的经济利益追逐的正当性还有一个不断认识、强化和自我确认的过程,所以那个时候的教师可能还较多地保留着传统意义上的教师形象。再从横向的国别比较看看,发达国家的教师制度和教育制度设计在确认和张扬学生和教师个体权利的基础上发展的历史比我们要长得多,所以体制本身的激励和强制基本趋于完善,而且与社会发展的程度较为匹配。也就是他们的做法和逻辑是在确认教师个体正当利益需要并给与制度保障和充分激励的基础上规制的道德期待,他们的大众对教师的道德要求是有现实物质基础和制度保证的;而我们呢,似乎是相反的路径,首先给与较高的道德标准,然而这个标准却由于教育体制和制度设计的不完善而无法接地气,无法生根,使得道德期待失去了物质基础和制度保证。

教师的任务基本有三个方面,知识教学、思维提升和人文关怀。我们当下的制度设计充其量也就是满足了教师的第一个任务所需要的条件,而社会和家长却在后两个不具备体制内实现条件的基础上把矛头对准了一线教师群体,似乎是错位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